手机访问<visit>:m.http://www.rose-hulman.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world>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人类五次最大<largest>的核爆炸 惊人的核爆炸图片(19)

 更新时间:2017-05-02 13:07

凯发娱乐<entertainment>

人类五次最大的核爆炸 惊人的核爆炸图片

  长崎原子弹爆炸后的幸存者

  “突然间,有炫目的亮光,好像房里按下巨大的镁光灯,接着是一个大火球从空中慢慢掉下来,银色之中略带一点红。”

  在一份标明发电日期为1945年9月8日的电讯稿中,韦勒写道:“原子弹爆炸的后果,实在难以描写。看一下离爆炸中心<zhōng xīn>3英里的美国领事馆的正前方和另一个方向一英里的天主教教堂正面,它们就像是烙饼一样瘫塌下来,你分明意识到—————这枚被投放了的原子弹无坚不摧!在长崎市中心<zhōng xīn>虽然有些水泥建筑物仍屹立着,但是里面所有<all>木料和其他<other>易燃物都在顷刻间化为乌有。据说在学校<school>教室内,从整齐排列的灰烬所在可以< kě yǐ>看出在死亡瞬间正坐在书桌旁的每一个学生<xué sheng>。爆炸时的热度<attitudes>竟有那样强烈,一个巨大的游泳池里曾经满满的水已经被完全<wán quán>蒸发,里面仅有五六具尸体躺着,他们当时一定正在游泳。”

  一位全身重度<attitudes>烧伤的病人接受采访时说道:“当时我还在船上旅行<lǚ xíng>,突然听到头上一架飞机向下滑行,发出尖锐的呼啸声。突然间,有炫目的亮光,好像房里按下巨大的镁光灯,接着是一个大火球从空中慢慢掉下来,银色之中略带一点红。差不多同时,有金属性的巨响,我彷佛被一把巨大的锤子击中,昏倒在地。等我恢复知觉张开眼睛时,发现自己<his>全身都是黑色的,手、脚、胳膊全都烧焦了,肩膀流着黑色的血,一直流到烧焦的手上,又从手指尖滴到地面上,腰部、臀部也流出黑血,顺着腿往下流。甲板上到处也是血,尸体和炸裂的肢体跌落四处,人们在嘶叫着,呻吟着,挣扎着想脱离死亡。”

  “医生们都要急疯了,即便有些病人看上去完好无损,但却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眼睁睁地死去。”

  “许多<xǔ duō>被送到医院抢救的人对治疗没有反应,”韦勒写道,“从三菱军工厂那被炸成骨架的钢铁残骸中,你可以< kě yǐ>看到原子弹能对钢铁和石头所产生的威力,但这种万物皆毁的原子弹对人体所造成的最大损害却隐藏在长崎市中心的医院里。”

  长崎市中心医院的医生告诉韦勒,就在核爆炸后一个月,这里的人每天都以10人以上的速度死亡。“原子弹奇特的‘疾病<jí bìng>’,因它不曾出现过而无法<to be>治愈,因为它未能被诊断而无法<to be>得到治疗。一些人自以为逃脱了死神,可走动了三四个星期后还是逃脱不了死亡。这里有很多高明的医生,但在与记者<jì zhě>谈论时,他们承认找不到医治这种疾病<jí bìng>的办法。医生们都要急疯了,即便有些病人看上去完好无损,但却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眼睁睁地死去。”

  韦勒在稿件中写道:“还有些幸存者的状况惨不忍睹。一位妇女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呻吟,牙关紧闭,嘴唇僵硬发黑,不能清晰地说话。胳膊和腿上布满红斑。”他的新闻稿件在描述当时未知的核辐射反应情况时还写道,其他<other>人则患了高烧、红白血球下降、喉部肿胀、恶心、呕吐、内出血、脱发等症状。他将所有<all>幸存者的症状称为“x病”,并就此采访了多位放射学专家,得到的答案是:“x病”可能<would>是因为原子弹爆炸产生的辐射所致。

  然而,“这种病无法诊断,无法治疗,它正在接二连三地吞噬人们的生命”。此外,由于<Meanwhile>当地的医院严重缺乏医护人员和各类医用品,即便是一些明显的外伤都无法得到有效治疗。有病人讲道:“包扎伤口的绷带只能每隔几天才换一次,而药品和器具似乎也未彻底消毒。我虽失去左臂,却不时感<sense>到左臂极痒,然而无法搔起,有时简直使我无法忍耐,后来我在伤口中发现了虫子。更有甚者,由于<Meanwhile>绷带末常换或消毒不够,终于感<sense>染了血毒,发高烧了。医生们几乎<much>要放弃我了,我急需大量的输血,然而这里的血库里根本没有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