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fǎng wèn>:m.http://www.rose-hulman.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shì jiè>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变态杀人狂与领导者只是个性相似却命运不同吗(2)

 更新时间:2012-11-17 16:03

凯发娱乐<entertainment>

  为了让这一过程更刺激,也为了让观察者有玩下去的兴致,我们发给身上藏有手帕的“嫌疑犯”100英镑。观察者通过投票得出结果,票数最多者即为他们认为的“嫌疑犯”。如果真正的“嫌疑犯”被认出,他就要退还那100英镑;如果观察者猜错了人,让嫌疑犯蒙混过关,那后者就该得到奖励了,100英镑归他所有<all>。

  哪些学生<xué sheng>会成为<Become>更出色的“海关检查员”?精神变态者的“掠食本能”能起作用吗?他们对破绽的嗅觉是否会失灵呢?

  自陈精神变态指数较高的学生<xué sheng>中,70%以上正确认出了那个身上藏有手帕的家伙,而在自陈精神变态指数较低的学生中,这一比例仅为30%。善于看出弱点可能<would>是连环杀手的必备特质之一,不过它在机场海关同样会找到用武之地。

  道德两难问题<foul-ups>

  美国哈佛大学心理学家约舒亚•格林纳(joshua greene)曾观察过精神变态者是如何<rú hé>解决<jiě jué>道德两难挑战的。我在2001年写的一本书《瞬时反应》(split-second persuasion)中曾提到过格林纳无意发现的一些有趣结果。比如说,同情心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概念,而是具有双重特质,存在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一为理性版,一为感<sense>性版。

  已故哲学家菲利帕•弗特(philippa foot)最先提出了下面这个道德难题(案例一):

  一辆火车沿着轨道飞驰。在它将要经过的路线上,有5个人被困在轨道上无法<to be>逃脱。幸好你可以<can>扳动铁轨,让火车驶入另一条支线,从而避开这5个人。然而<however>这样<zhè yàng>做要付出的代价是:另一个人被困在这条支线上,他将死于非命。那么你该不该<never should>扳动道岔呢?

  在这样<zhè yàng>一种场合,大多数人不费什么事就能决定该怎么做。虽然扳动铁轨带来的结果算不上好,但这个实用主义的选择牺牲了一个人却保全了5个人,也算是下签中的上上签了,对不对?

  现在来看看下面这个稍加改头换面的道德两难问题<foul-ups>(案例二),它是哲学家朱迪斯•贾维斯•汤姆逊(judith jarvis thomson)提出的:

  同样是一辆失控的火车沿轨道飞驰而来,同样是5个人困在铁路<railroad>上命悬一线。但这次,你处在轨道上方的人行天桥上,身前有一位体形魁伟的陌生人。挽救那5个人的唯一<sole>办法是把陌生人推下去。他掉下去后必死无疑,但他庞大的身躯可以<can>挡住火车,从而让那5个人逃过一劫。你应该<yīng gāi>推他下去吗?

  现在你或许会说,我们碰到一个“真正”的两难问题了。虽然这个例子中的生死账算起来与案例一完全<completely>相同(都是牺牲1条命挽救5条命),但这次抉择我们更谨慎紧张。原因何在?

  格林纳认为他已经<yǐ jing>找到了答案。答案与大脑中的不同区域<qū yù>有关。

  他认为,案例一属于所谓“与个人感<sense>情无关”的道德两难问题,它涉及的是大脑、前额叶及后顶叶皮质(特别是前侧扣带回皮质、颞极和颞上沟)中那些主要<main>与冷静客观体验有关的部位,也就是与推理和理性思维有关的部位。

  而案例二则属于所谓“与个人感情有关”的道德两难问题,它猛烈冲击大脑的情感中心<center>大门——杏仁核,在这个部位掀起轩然大波。

  同绝大多数普通人一样,精神变态者遇到案例一的道德两难问题时,都相当干脆利落。然而<however>,重点在于,对待案例二的问题,精神变态者与普通人完全<completely>不一样,他们没有丝毫犹豫,会泰然自若地把那个胖子扔下桥去,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令事情<affair>更加复杂的是,这一行为上的差异也在大脑中相当清晰地反映出来。当面临与个人感情无关的道德两难时,精神变态者与正常人的神经元激活模式基本上是吻合的,然而,一旦涉及个人感情的两难困境,二者的反应就大相径庭了。

  想象一下,我把你推入核磁共振成像仪,然后向你提这两个道德难题。当你在感情与理智间挣扎的时候<shí hou>,我会从大脑成像图上观察到什么呢?当问题从与个人感情无关转向与个人感情有关的那一刻,我会看到你的杏仁核及相关的大脑回路亮起来,就像赌博机上那些闪烁的灯一样。换言之,我会看到感情起作用了。

  然而对于精神变态者,我只会看到一片黑暗。仿佛空荡荡的神经元赌场大门紧闭,已被废弃。当道德两难问题的性质从与个人感情无关转向与个人感情有关时,精神变态者完全不为所动,心中不会掀起一丝波澜。

  “混音台”理论

  需要具备哪些条件才能在某一行业中取得成功<chéng gōng>:尽职尽责,努力工作<work>?这似乎不是成功<chéng gōng>的关键因素。在法律界、商界以及你想要奋斗的任何一个领域中,除了完成工作<work>所必须具备的各种专业才能外,要想在事业上有所建树,你还应该<yīng gāi>具有一些特殊的个性素质。

  2005年,英国萨里大学的贝琳达•博德(belinda board )和卡塔琳娜•弗里松(katarina fritzon)进行了一项调查,试图了解究竟是哪些因素使得商界领袖不同凡响。她们想弄清楚,决定某个人登机时是坐头等舱还是坐经济<jīng jì>舱的关键个性要素有哪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