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fǎng wèn}:m.http://www.rose-hulman.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shì jiè}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许世友:三任妻子没有一个被他用枪打死的

 更新时间:2010-10-19 04:40

凯发娱乐{entertainment}
许世友身穿55式将军礼服
1955年,许世友和家人合影
许世友和家人合影,后排中间为长子许光
许世友和夫人田普在南京长江大桥上
陈赓、陈锡联曾将许世友与雷明珍反锁在一间屋里,希望{hope}他俩好好谈谈,沟通理解,可许世友破门而出,扬长而去。
许世友上将记得儿时,曾听人们讲述过这样{zhè yàng}一则故事:许世友将军平日警惕性很高,时常提防有人谋害他。他不仅{not only}有飞檐走壁的神功,还有打枪百发百中的硬功夫。他办公桌上始终摆着一支子弹上膛的手枪,无论是谁,要是不喊报告进来,随手就是一枪。就这样{zhè yàng},光老婆{别人家的好}就打死好几个。多年后,笔者有幸到南京军区机关工作{gōng zuò},接触了一些曾在许世友身边工作{gōng zuò}过的同志,这才弄清,那传说{legends}纯属胡编乱造。将军曾经结过三次婚,三任妻子没有一个是被他用枪打死的。
(一)
结束{jié shù}了少林寺的杂役生涯,许世友回到了生养他的故乡--湖北省麻城县泅水店许家村(今属河南{Henan}新县),投身到我党领导的农 *** 动中,担当起革命赋予他的第一职务--乘马岗六乡农民义勇队大队长兼炮队队长。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母亲见儿子长大成人,该成个家了,就四处托亲拜友张罗这事儿。不久{shortly},母亲为许世友物色了一位名叫朱锡明的邻村女子。锡明属虎,1901年出生,比许世友年长4岁,天生丽质,勤劳,本分,是村里的妇救会会员。许世友是个大孝子,又加上父亲早逝,就更加孝敬母亲。既然母亲看上了这姑娘{gū niang},许世友也就谨遵母命依了娘。
1924年春天,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在娘的操持下,许世友雇一顶花轿和几个吹鼓手,将朱锡明热热闹闹地娶回了家。婚后,小两口感{gǎn}情甚笃,日子过得和谐美满。
可是,许世友与朱锡明仅度{ dù}过三天如蜜的日子,就接到了作战命令{mìng lìng}。告别母亲和新婚的妻子,许世友率部投葅 dù}肓苏蕉贰D盖缀臀髟诩易鼍埃惺被共渭酉匆露由锨跋呶课省T谀窍跹坦龉龅尼酷伤暝吕铮髦荒苌罡胍古级胝煞蛲啪邸
朱锡明与许世友共生了三个男孩,乳名都叫"黑伢",前两个都夭折了。生下第三个男孩,许世友仅见了一面,便迎着阵阵枪炮声,率部撤离鄂豫皖根据地,转入遥远的战场。此后,音讯杳无。
孩子长到3岁了,还没有名字,许母和朱锡明都在盼着许世友回家给取名哩。可是,一天天过去,始终等不来许世友的身影。后来,干脆也叫了"黑伢"。
兵荒马乱,战火纷飞。许母也不知道{zhī dao}儿子是否还活在世上,听着孙子的喊叫,常常与锡明四目相对,无语凝咽。花落了又开,草枯了又荣,许世友依然杳无音信。果敢的许母终于咬了咬牙,自作主张为儿媳找了一位老实的庄稼人夏昌文。经人左劝右劝,朱锡明顺从了许母,留下黑伢跟奶奶苦度时日。
朱锡明改嫁后,没有再生孩子,有事没事常回到许母身边,与许母聊聊天,帮着做些家务。十几个春夏秋冬过去,黑伢长成了十几岁的小伙子。许母的头发全白了,她再也不盼儿子了,全当他死了。可就在这时,全国解放了,许世友的名字登在报纸上,他当了大官,是山东军区司令员。
朱锡明得知许世友还活着,既高兴,又惆怅。高兴的是,自己{his}深深思念的亲人还活在这个世界{shì jiè}上,惆怅的是自己{his}已另有所属。而许世友在此之前因误听传言,以为锡明已死,已重新组成了家庭{family}。原来,许世友出征不久{shortly},就听到传说{legends},由于{Meanwhile}国民党军队和地方反动武装疯狂报复,对苏区进行灭绝人性的烧杀抢掠,母亲和小妹离家逃难,生死不明,妻子和儿子不幸身亡。兵荒马乱的年头,许世友重任在肩,也无法{to be}去核实传闻真假。其实,朱锡明并没有遇难,而是带着孩子同许母、许世友的妹妹一道,背井离乡,四处流浪。一段时间里,为了照顾染病的许母,拉扯年幼的小妹和孩子,朱锡明每晚去乱坟场扒死人的衣服,回来做成鞋子和袜底卖,然后换点粮食,这才保住了一家的性命{their lives}。
刚解放时,许世友接母亲到济南{Jinan}居住,母子二人在一起{开房去}{with}时,母亲常常向儿子讲起儿媳锡明如何{how}如何{how}好,如何孝顺,许世友听了,常常感{gǎn}叹不已。
(二)
如果说许世友的第一次婚姻{hūn yīn}是母亲包办的,那么,他的第二次婚姻{hūn yīn}却是自由恋爱{ài}的结果。
长征途中,许世友所在的红四方面军与红一方面军会师以后,红一方面军中的众多革命伴侣并肩战斗的情景,对奉行禁欲主义的红四方面军干部影响很大,于是红四方面军总部{headquarters}作出决定,军以上干部可以{ kě yǐ}寻找革命伴侣成家。而早已战功赫赫的许世友当然身在此列。
长征结束{jié shù},许世友到达延安不久,对投奔延安的四川达县热血女青年雷明珍产生了好感。经人撮合,由相识到相知,由相知到相爱{ài},很快在延安举行了婚礼。婚后,两人你敬我爱,相处如宾。雷明珍平日里好学上进,工作上大胆泼辣,对许世友体贴入微。许世友调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后,奉命征收了大批牛羊供部队食用。细心的雷明珍将羊毛收集起来,抓住点滴时间搓成毛线,为许世友织了平生第一件毛衣。
为了培养和造就更多的红色种子,许世友等一大批优秀的红军指挥员进入红军大学(1937年元月更名为抗日军政大学)学习,雷明珍被中央组织部分到延安县负责{fù zé}妇女工作。两人虽不在一块,但感情更深。
天有不测风云。1937年3月的一天,传来了{lai l}西路军失败的消息。许多{many}在抗大的红四方面军学员悲痛万分,许世友心疼得两顿没有吃饭。西路军的失败,当时被认为是张国焘分裂主义的一大罪行,从而点燃了清算"国焘路线"的导火索。有人把张国焘的错误与红四方面军扯到了一起{with}。许世友忿忿不平:"张国焘是张国焘,我们红四方面军也是党领导的红军啊!"
"批张"斗争的扩大化,使许世友倍感委屈。数日后,政治上还不够成熟的许世友竟萌发了要悄悄带老部队回四川打游击的奇想,并开始{appeared}了秘密准备{zhǔn bèi}。此事被抗大保卫处长王建安知道{zhī dao}后向上作了报告,引起了毛泽东、周恩来的震动。许世友和红四方面军的10余名高级将领被关。
这是许世友一生中第三次被囚禁。第一次是在吴佩孚部队,他一脚踹死了一个为非作歹的老兵痞子,被关进了北洋军阀的监狱{吃国家饭};第二次是1926年在国民革命军一师当连长时,连里两名{two}班长抢劫民财,他因管理{guǎn lǐ}不善受株连而被关进国民政府的铁窗内。而这一次,则是以"组织反革命集团"罪被关进了 *** 自己的囚室。这一次,也是他一生中失去自由时间最长的一次。审讯结果,已是晚上10点多了,许世友回到囚室,正遇上来给他送行李的同班同学小张。
"谁让你送的?"许世友冷冷地问道。
"陈赓队长。"小张说。
"我原以为今晚要睡凉炕了,没想到还有人关心我。"落难之中的许世友心中涌起一股感激之情。
"我要走了,有事要我帮忙吗?"小张临离开{lí kāi}囚室,问许世友。
"请给我老婆{别人家的好}带个口信,叫她来一趟。"许世友停了停,又对小张说道,早春天气冷,让雷明珍来时顺便将那件毛衣带来。
当时许世友觉得{jué de}自己闯了大祸,对谁都是"浑身长嘴也说不清楚了",因此{ yīn cǐ}把一切看得很灰暗。落难之中,许世友更加思念自己的妻子。除了儿女之情,许世友更主要{main}的是要向她陈述事实真相,寻求理解和安慰,并为不能陪她白头到老而当面道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