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fǎng wèn}:m.http://www.rose-hulman.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shì jiè}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管家回忆毛泽东晚年:主席工资404.8元

 更新时间:2010-10-19 04:37

凯发娱乐{yú lè}
晚年的毛泽东有位鲜为人知的管家。毛泽东时而称他“同志”,时而称他“我那盏不灭的灯”。这位管家姓吴名连登,江苏盐城人氏,陪伴着毛泽东度{attitudes}过了整整12个春秋,直到1976年9月将这位领袖的遗体护送到人民大会堂为止。
从天安门城楼走马上任
1964年国庆,天安门城楼大厅。
“主席,您要找的吴连登同志来了{老弟}。”毛泽东的护士{hù shi}长吴旭君领着吴连登,向正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毛泽东报告。毛泽东望望吴连登,对他笑笑说:“我们见过,就是那个盐城人嘛!”原来,早在1960年,吴连登就由家乡调到中央办公厅服务{services}处,分配在人民大会堂工作{gōng zuò}。这个19岁毛头小伙,个头不高、开口就笑,洋溢着穷人家孩子那种勤快和淳朴。久而久之,毛泽东也就记住{remember}了这位盐城人。
“我请你到我家里帮帮忙,行不行啊?”毛泽东商量的口吻很随和。
“我……我……做得不好,要请主席……多批评。”毛泽东摆摆手:“我那里要说事情{affair}多,有时也真的多,有时也没有多少事情{affair}。”“我一定好好工作{gōng zuò}!”他立即保证。
吴连登到主席家“帮帮忙”的头几年,仅是做一些杂务:搞搞卫生,收拾收拾主席卧室的衣物啦,整理整理主席的图书啦,再就是管理{managing}主席家惟一的杂品房,也就是吴连登称之为的“仓库”。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这个“中国{zhōng guó}一号仓库”,比今日县委书记们的储藏室还要寒碜。一没金银首饰,二没豪华服装,更没有外国元首赠给毛泽东的任何一件礼品。“仓库”里排着几只木柜,里边放着这样{zhè yàng}四部分物品:一是毛泽东的旧衣旧鞋旧袜和几套供换洗的衣服;二是毛岸英的一些书籍及衣服等遗物;三是江青的一些衣物;四是一些很小的布头、破毛巾、小球毛线等。
吴连登是1968年担任毛家管理员的。他管理啥呢?这么说吧,在主席家,几乎{jī hū}没有他不管的事。他要负责{Responsible}管理毛泽东、江青的工资及日常支出;他要负责{Responsible}毛泽东的衣食住行,保证安全{safest};他要跟随毛泽东巡视大江南北,不离左右;他要管理江青和孩子们的家务杂事……
他刚到主席家,就听毛泽东说:“我们相互之间要称同志。这种感{gǎn}情比什么都深。”平素有事,毛泽东总是一口一个“吴连登同志”,江青则叫他“管家的”。按主席家家规,李敏、李讷等叫他“叔叔”。
主席家也曾有“整风”
吴连登初进主席家,虽说国家已度过困难时期,但日用品依然严格按计划{plan}供应。别的都好凑和,就是这肥皂???吴连登每月仅有可怜巴巴的半块,洗脸洗澡洗衣都得用,实在不够。当然,若以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的身份去搞点,别说半块,就是10条也不费吹灰之力。可是,这是被毛泽东严令禁止的。
1959年庐山会议{huì yì}期间,毛泽东耳闻:他身边工作人员收了地方一些诸如水果、茶叶、丝绸等土特产。这天,他将跟随他长征、时任江西省副省长的汪东兴召上庐山,指示道:你回来吧,主管第一办公室。你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整风!汪东兴回到中南海后,对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认真进行整风。通过调查研究、批评和自我批评,摸清收受土特产问题{foul-ups},形成{caused}{xíng chéng}一份材料呈报毛泽东处置。
“我的话你们就是不听,遇到暂时困难都过不去,脱离了群众。你们统统给我滚蛋,还是回到人民群众中去!”毛泽东大发雷霆,说到做到。不久{shortly}在汪东兴的主持下,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人员调整。事情到此并没有打住。毛泽东根据那份材料统计的情况做出决定,凡是他身边工作人员收受的土特产一律作价,从他的稿费中向有关省市退赔,共计3万多元。工作人员们虽然没掏腰包,但毛泽东这一有理有节有情有义的举措,对他们乃至吴连登这些后来者的教育{education}却是延绵不断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