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visit>:m.http://www.rose-hulman.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shì jiè>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解读周恩来的四次痛哭

 更新时间:2010-10-19 04:40

凯发娱乐<yú lè>
  人们所熟悉的周恩来总理,或者温文尔雅、和蔼可亲;或者威严冷峻、坚定顽强。然而<rán ér>,“重冰覆盖下的一座火山”还不是全部<all>的周恩来。在我跟随他的几十年中,深深感<gǎn>动我的还有另一个公开场合所不易见到的周恩来,这就是至情至性奔放不羁的周恩来。
  我曾见过周恩来立在西花厅的海棠树下,仰面观花;树上花开似锦霞,他独个儿神思悠悠,四周围人迹渺渺,就那么久久地沉浸在静温无言的美妙的退想中;我也曾见过周恩来躁动不已地在屋里踱来踱去,急步声中,两眼时而漆黑,时而打闪一样进出火光,由于<yóu yú>受到内心激烈情绪的冲撞而战栗着握紧拳头……
  他的自控自制能力极强,但是<But>他的感情也太丰富太充沛,所以仍然不乏失去自控自制而任由情感自然流泄的时候<When>;喜怒哀乐都有不形于色的时候<When>,也都有自然流泄的时候。
比如我多次见到总理泪水涌流,难过伤心,悲不自胜<shèng>。其中印象深刻,使我心灵震颤的有四次。
  第一次是1942年7月,在重庆市红岩嘴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一件意外的事,就是周老太爷突然中风了。
  周老太爷就是周恩来的父亲周助纲,我们工作<work>人员都按那时的社会风俗称他周老太爷,邓颖超大姐叫他老爷子。因为周恩来和邓颖超在重庆住的时间长,相对比较稳定,所以周恩来的父亲和邓颖超的母亲都先后来到重庆。
  周恩来的父亲与邓颖超的母亲是风格< fēng gé>气质不同又一样受人尊重的老人。邓母主要<main>穿旗袍,个子比邓颖超稍高一些,有文化修养,有大家风度< dù>,用当时的标准衡量是比较现代派的。周老太爷与他的儿子周恩来身高差不多,但气质上显老派,常穿夏布或黑绸的长袍,老实、忠厚、胆小。
  南方局在重庆的公开活动阵地,主要<main>是红岩嘴、曾家岩和新华日报社。
  曾家岩50号在城里,是一幢三层小楼,对外称“周公馆”。周恩来住这里时间并不多,因为它离国民党首脑机关所在的上清寺地区太近,周围环境相当复杂,无论去哪里,都须经过一条通向崖边的马路,而路旁一所白色砖墙的三层小楼,就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的住宅。“周公馆”进出之人,都要在特务头子眼前曝曝光。为了安全<safest>起见,周恩来住红岩嘴,只有在城里办公办得太晚时,才在曾家岩50号休息。
  红岩嘴是18集团军驻重庆办事处所在地,距市中心<zhōng xīn>区约5公里,有一片不小的山地,是个果园农场,由南方局和办事处的人员自己<zì jǐ>动手盖起来的一所三层楼房。周老太爷来重庆后,大家看他老实忠厚,怕他出门被国民党特务骗走,安排他住在了红岩嘴。
  这里四周住户少,相对比较安全<safest>。
  周老太爷身体本来挺好,气色也不错,属于那种不生事不惹非,安分过日子的人。除了喜欢<xǐ huan>喝点酒,没有其他<qí tā>嗜好也没什么事要操心。我们照顾他也只是关照他少喝酒,少出去走。没想到会闹什么病。
  1942年6月底的一天,董必武、邓颖超、钱之光等人都聚在周恩来的房间里等车。南方局、新华社、18集团军驻重庆办事处共用一辆车,平时主要是接送秘密客人和送急病号使用,司机段廷英任劳任怨是个很好的同志。今天就是等他开车来送周恩来住院作手术。初步诊断,周恩来患的是膀胱脓肿。
  等车的工夫,大家聊些闲天,正在讲话的是董必武。董老说话慢条斯理,但是<But>很幽默。他早晨挤公共汽车碰上了张国焘。本来钱之光劝他不要<压嘛碟>坐公共汽车,小段忙不过来可以< kě yǐ>雇个马车坐。那时周恩来和董必武常坐马车,雇来很方便,比现在某些城市<chéng shì>叫出租车还便当。
  董必武说:“挤公共汽车有什么?你看参政会那个张国焘,他不是照样没汽车,也跟大家一起<with>挤公共汽车吗?我今天又撞上他了。”
  邓颖超说:“国民党也用完他了,他也没搞出啥名堂。”
  钱之光撇撇嘴:“当个特务,混个参政员,连个小车也没混上。”
  当时,董必武、邓颖超等七位同志为中共的参政员,开参政会常碰到张国焘,虽然也点个头算是打招呼,但张国焘自觉无颜,常常很尴尬。
“在陕甘宁边区叫他当个副主席,他嫌小不肯干,”董必武抹抹两撇胡子,晒笑道,“他来重庆当主任,他这个主任没汽车,雇马车也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经济<jīng jì>困难……”
  “这就是叛徒的下场,就值那么个价儿。”我在门口插一句,听到了我们的汽车声,“周副主席,车来了<lai l>,走吧”   
  周恩来住进了歌乐山中央医院。经过住院进一步检查,决定动手术。情况报到延安,毛泽东主席给董必武打来了<lai l>电报:“恩来须静养,不痊愈不应出院,痊愈出院后亦须节劳多休息,请你加以注意<危险信号>。”
  董老当然很注意<危险信号>,他与邓颖超、钱之光等天天轮替着到医院看望周恩来。可是就在这时,周老太爷突然中风,那时的医疗技术不行,送医院没抢救过来,很快就死了。
  一个难题马上摆在了董必武、邓颖超等人面前:要不要<压嘛碟>把这一消息告诉周恩来?如果告诉,周恩来刀口未痊愈,他又是孝子,又是中华<zhōng huá>民族敬老传统的典范,大悲大痛不利于身体且不说,还肯定会跑出医院奔丧……
  “我看暂时不能告诉周公。”董必武拿主意说,“大前年他去绍兴省亲,见了族长三鞠躬,见了姑丈推至上座执晚辈礼,不敢以政治部副部长自居。现在父亲去世,他必然不肯再留医院。”
  “先不要告诉他了,这边的丧事我们先办着。”邓颖超同意董必武的意见<remark>,“天气太热,尸体不好保留,先坚持几天看看,到时候看周公身体恢复情况再决定。”
  于是,周老太爷去世的消息就瞒了周恩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