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fǎng wèn>:m.http://www.rose-hulman.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world>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kāi shǐ>解密!

历史之谜 陈炯明是否背叛了孙文?(2)

 更新时间:2013-01-05 10:01

凯发娱乐<entertainment>

面对当时纷乱的形势,每个人都有自己<zì jǐ>的追求与理想,我们不能说当时孙文、陈炯明谁是谁非,因为是我们已经看到了结果。可是回顾历史,我们可以<can>看到,孙文真的是比陈炯明高出一筹,目光更加远大。

一个是铁了心要打,一是再坚决不打,就象秀才遇上了兵,有理也说不清了。

无奈之下的孙文一面派汪精卫回广州<Guangzhou>筹饷,一面躬亲督师,溯江北上,向桂林前进。

孙文计划<jì huà>取道湖南,进兵北伐。

北伐取道湖南,湖南方面不乐意了。

原因有三:一是赵恒惕因为湘军“援鄂”战争<Warfare>失败,与北方的直系老大吴佩孚达成了和平协议。二是湖南连年被兵,久经战火,经不起再折腾了,所以赵只想保境安民,恢复湘军的元气。三是湖南老大赵恒惕也是一个信奉联省自治的主,当然不赞同孙文想通过战争<Warfare>一统中国<zhōng guó>江山,到时自己也被统一进去了。

入湘计划<jì huà>告吹,孙文被迫回师广东,他的北伐的宏愿不得不暂时搁置。

北伐计划搁浅,让老孙同志很是不爽,怨气丛生。生恨的第一个人自然就是陈炯明了,如果你老陈全力支持<support>,我会这样么?!

孙文心想,以往你老陈都是支持<support>我孙文的,今天却又为了哪般?是不是自己想称老大?在这个谁都想做老大的年代时,孙文这个想法也是非常正常的。

陈手握重兵,现在已经打到了南宁,可广州<Guangzhou>城内的驻军可都是他的人啊!如何<rú hé>他一动手,我老孙哪有还有之力啊,于决定对老陈下手。

1921年10月29日在梧州,孙文公开表示:“我已立誓不与竞存(陈炯明之字)共事。我不杀竞存,竞存必杀我。”

后来,孙文还暗中派人刺杀陈炯明。此人叫黄大伟(时任粤军第一路司令,后来投向陈炯明,任军长,而后又做了汪伪政府汉奸,最后在上海被人刺杀。)

孙文暗中刺杀一事也在陈炯明死后得到了印证。

任过大总统<zǒng tǒng>府大秘书长的国学大师章太炎(1917年,孙中山<Zhongshan>在广州成立<chéng lì>护法军政府,讨伐段祺瑞,章太炎被任为护法军政府秘书长)为陈炯明写的《定威将军陈君墓志铭》:民国十一年,孙公谋北伐,群以兵力末充辞,孙公疑君有他志。阴令部将以手铳伺君,其人弗忍受忍,事稍泄。

陈炯明背上了破坏北伐的罪名,真是冤假错案一桩啊!

 

(二)是谁动了杀心?

假道湖南北伐不成,并非意味着北伐只有这一条路。

在班师回粤之前,孙文在桂林决定,改道江西北伐。

然而,就在此时,也就是孙文下达刺杀令不久<shortly>,广州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一桩凶案。

1922年3月21日,陈炯明的亲信、负责<Responsible>为北伐军在后方筹划的粤军参谋长邓铿从香港公干回省,在广九车站突然遇刺,两天后身亡。

邓铿被杀时的陈炯明又身在何处?此时正值第二粤桂战争,陈炯明正带着自己的主力军在广西境南宁呢。

国民党官方历史上言之凿凿地说,邓铿是被陈炯明暗杀的。

那么,陈炯明为何要暗杀邓铿?

这件事既是一件民国史上关系重大的事件(轻描淡写过去是不应该的),也是一桩疑案重重的谜案,那么我们先来认识<known>一下邓铿吧。

邓铿(1886~1922),原名士元,字仲元。原籍嘉应(今梅县)。早年,他和陈炯明一起<yī qǐ>参加黄花岗起义,辛亥革命中又和陈炯明一起<yī qǐ>起义攻下惠州,后来,长期辅佐陈炯明,任其参谋长。

作为陈炯明的一个重要臂膀,两人关系如何<rú hé>,我们可以看看邓铿被刺后,知情人的讲述。

著名史学家罗香林在《革命先烈邓公仲元传》中这样说:“公知凶手所自来,且身中要害,知不能免,急命司车者驶回省署,告陈公(炯明)暨家人亲友以后事。”

或许有人以为,邓铿性命<xìng mìng>垂危之际,应当直接进医院,而不是去陈炯明家。据此认为罗香林的讲述有疑的理由是不成立<chéng lì>的。邓铿自知身中要害,去医院也无事于补,这样才去陈家,合情合理。

鲁直之等人在《陈炯明叛国史》有另一种说法:“邓被刺后,抬入总司令部,曾向大众叹气言曰:‘我知参谋长地位危险,何必自己人杀自己人。’有问凶手为谁者,邓又叹气,谓:‘我认得,真不料他杀我。’”

二者说法有出入,一认为是被刺后去了陈家,一认为是去了总司令部,但不管是陈家,还是陈的司令部,都是陈炯明的势力范围。如果凶手跟陈炯明有关,邓铿一定避之唯恐不及。

这二种说法,也让大家对邓铿与陈炯明的关系亲密程度< dù>是有所知晓。

即便是邓铿死后,陈炯明被迫离职离开<absence>广州时,邓铿的老婆和弟弟闻讯后,也都赶至车站送行,陈与之谈话甚久,并相对而泣。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邓铿的家人坚信陈炯明不是凶手。

如果以当时民国的惯例,以及陈炯明的作派,只因身边人不与自己不同心而杀之,是不合常理的,作为邓的领导,陈完全<completely>可以撤其职,不必做得那么复杂,更不至于暗下杀手。

可以说,陈炯明对邓铿的信任自始至终。1921年6月,陈炯明进军广西时,由邓铿全权代行职务,第二年也就是1922年2月,邓铿遇刺前一个月,陈回海丰老家,仍由邓全权代行职务,可见陈邓关系,完全<completely>没有杀邓铿的理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