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visit』:m.http://www.rose-hulman.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world』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kāi shǐ』解密!

“执子之手”究竟是战友还是夫妻

 更新时间:2014-09-19 08:01

凯发娱乐『entertainment』

  “执子之手”究竟是战友还是夫妻
  
  人们一般都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当作夫妻间的爱『ài』情誓言,但有专家学者出来纠错指正,说这出自《诗经·邶风·击鼓》里的话原本是讲的战友之情。于是许多『many』人大呼“涨姿势”,信以为真。不过在本读书人看来,这样的纠错指正是很成问题『foul-ups』的。
  
  指正者说,“山盟海誓说”实际上出现非常之晚,是当代学者钱锺书先生在《管锥编》中提出的。这确实是事实。钱锺书在《管锥编》中评价说:“《笺》甚迂谬”、“穿穴密微”,并认为“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句,和《水浒传》第八回林冲刺配沧州临行云“生死存亡未保,娘子在家,小人身去不稳”等语“情境略近”。有人就认为钱锺书的这种联想只不过是幽默一下,不是正儿八经的学术论证,不足以推倒古代“毛诗“和“郑笺”中的权威注释,人们据此相信爱情“山盟海誓说”是错误的。
  
  钱锺书先生书上的这番话真的是随便写的吗?我不敢这样看。钱先生的语气似乎很轻松随便,但如同他的《管锥编》里许多精辟见解一样,都是有着深厚的学问根底的,绝不是随便开玩笑的。
  
  相反,我倒认为回头去迷信盲从古代“毛诗“和“郑笺”的注释,是受了一度『 dù』盛行的复古风气的影响。难道“毛诗“和“郑笺”的注释都是不刊之论吗?其实古代学者早就指出过那里面对这首诗的注释是有错误的。
  
  比如,对于这首诗里面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句,毛《传》把“契阔”解释为“勤苦”,就是明显的错误。后来黄生《义府》加以纠正,解释为“契,合也;阔,离也;与死生对言”这才是正确的。而郑玄在《笺》中根据毛传的错误注释发挥其意,说是“从军之士,与其伍约:‘死也、生也,相与处勤苦之中,我与子成相说爱之恩”,当然也就是错误的解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