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fǎng wèn>:m.http://www.rose-hulman.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world>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雍正是否篡位之谜

 更新时间:2012-08-02 14:48

凯发娱乐<entertainment>

  有关雍正继位的问题,一直是清史研究中的重大谜案之一。第一,遗诏继位说。就是遵照康熙遗诏雍正继位,这就是合法继位。主张这一说法的有三个理由。第一个理由就是雍正表现<performance>比较好,深得康熙的信赖,怎么证明<certificate>呢?就是康熙61年病重的时候<When>,派雍正代他到天坛祭天。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就是祭祀。康熙把这么大的事情<affair>派雍正亲自代他去祭天,意思将来可能<kě néng>让他继位。第二个理由,就是康熙临死这一天,康熙61年,11月13日,早上寅时,大约<about>四点钟左右,康熙把他七个儿子和尚书隆科多,召到畅春园御榻前面,康熙向他们宣布了谕旨说:“皇四子胤秅,人品贵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统,著继朕登极,即皇帝位”。康熙口谕,很明确。第三个理由就是康熙遗诏,康熙死了留了一个遗诏,遗诏很长,最后关键的话和刚才说得一样。根据这三点理由,所以一些学者认为,雍正是根据康熙的遗诏继位是合法的,那就不存在疑案了。另外一些学者不同意。第二,改诏篡位说。就是说,雍正篡改康熙遗诏,篡夺皇位。那就不合法了,这种意见<remark>也有理由,第一个理由康熙让雍亲王代他天坛祭天,不能证明把皇位让他继承啊,那你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戎”就是军事<jūn shì>了,那他派他皇十四子做抚远大将军,按照这个逻辑那也是让继承皇位,所以这个理由不成立<chéng lì>。第二,刚才说康熙临终前那个口谕,宣读口谕的时候,雍正没在场,因为雍正在天坛斋戒所要祭天,所以雍正没在场,但是<But>就在这一天,雍亲王三次奉召到畅春园去见他父亲,上午<shàng wǔ>八点钟左右,第一次见到他父亲。《清圣祖实录》有记载,康熙对雍亲王说,“朕病势日臻”,就是说我的病的情况逐渐见好,那这说明康熙这时候还不糊涂,还能说话,但是<But>为什么没有告诉雍正说,你将来继我的位呀?有人说康熙保密,他跟七个儿子和尚书隆科多说了,怎么会跟继承人保密?不可能<kě néng>的。所以这些学者就说,康熙的这个谕旨是伪造的。

  雍正是否篡位?应该<yīng gāi>是否康熙先是看中乾隆,后经过深思,才将位给雍正。有历史也许<yě xǔ>正是这与众不同的八字让康熙做出了将弘历养育宫中的决定。
  
  "养育宫中"对于康熙时代的皇孙来讲确实是极大的"恩遇"。在弘历之前,近百个孙子中,只有太子长子弘皙曾经被康熙"养育宫中"。这个皇孙极为康熙所喜爱<ài>,以至于在康熙晚年太子两立两废的过程中,一个重要<zhòng yào>的考虑因素是割舍不了这个弘。朝鲜使臣回国后向国王汇报说:"皇长孙颇贤,难于废立云。"又说:"或云太子之子甚贤,故不忍立他子而尚尔贬处云矣。"也就是说,因为希望<xī wàng>这个孙子将来能登上皇位,康熙才在废太子问题上迟迟下不了决心。(《朝鲜李朝实录》)
  
  从这个角度<attitudes>上来讲,有人认为,喜欢<enjoy>弘历,是康熙传位给雍正的一个理由。我们很难说,胤秅把自己<his>的儿子介绍给父亲,不是老谋深算的一步。对于胤秅来说,这一举动从哪方面来说都没有坏处。首先,这是试探老皇帝态度<attitudes>的一个机会<offer>。如果老皇帝把自己<his>列入继位的候选人行列,那么必然会关心自己的子息。因为一个政治家必须多算几步。退一步来讲,即使老皇帝不打算把自己列入候选人行列,那么使祖孙们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对自己的政治安全<safest>,无疑也大有好处。
  
  近日,上海学者金恒源(爱<ài>新觉罗·恒源)在《史林》杂志上撰文指出,根据对有关史料的重新解读,发现两份满文《康熙遗诏》中均无由皇四子继位的明确记载;所谓“八人同受面谕”是雍正后来的伪作;现存“遗诏”也是大臣隆科多受雍正之命所伪造。
  
  此前的合法继位派学者认为,康熙临终前召见了八位年龄<age>在30岁以上的皇子和大臣隆科多,下达了传位给皇四子的遗命,这些史事应该<yīng gāi>是真实的。康熙病危时派雍正代他祭天,而祭天一般都是皇帝亲自祭祀,这就有了特殊意味。康熙在召见几个皇子时,下旨让雍正从天坛赶到康熙寝宫,显然是要把皇位交给他。另外,在皇子们还在世时,雍正不可能编造康熙召见皇子们的事,否则他们一定会把真相揭露出来,可至今没有发现这方面的档案材料。那么,康熙临终前是否接见了八位大臣,并真的颁布了一份遗诏吗?
  
  两份《康熙遗诏》中
  
  均无雍正继位的明确记载
  
  金恒源在文章中指出,著名清史专家王钟翰曾对中国<zhōng guó>第一历史档案馆珍藏的满文《康熙遗诏》进行考证,王钟翰证实,原件是残缺的。在这份满文的《康熙遗诏》原件中并没有“皇四子……继位”的内容,也没有“雍亲王皇四子胤人品贵重”这最重要<zhòng yào>的一句话。
  
  前几年,台湾<中国台湾省>学界宣布又发现了一份康熙亲笔遗诏,诏书中明确记载着“传位于皇四子”的内容。台湾<中国台湾省>中研院史语所精通满文的清史专家李学智,对原件进行了考证。据李学智的判断,目前所见的所谓《康熙遗诏》,全部<all>是康熙去世三日后由雍正伪造的。李学智指出,在伪造遗诏的过程中,首先存在着隆科多“票<piào>拟”(即起草)遗诏的事实。
  
  “八人同受面谕”
  
  应系雍正事后伪造
  
  认为雍正是合法继位的学者认为,康熙去世前曾对八位大臣面谕,皇位由皇四子继承。那么这里的“八人同受面谕”是确有其事,还是雍正事后编造的?
  
  金恒源在文章中指出,据史料记载,康熙是在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十三日晚九时左右“宾天”的,而在临终这一天的凌晨一至三时“急召”雍正。而雍正到达畅春园之前的上午<shàng wǔ>七点左右,康熙已将三、八、十三等七位皇子及隆科多急召入宫,宣布了“皇四子人品贵重……著继皇帝位”的决定。但这些都是雍正在当了皇帝七年之后,才突然举出的证据。金恒源认为,如果确实存在康熙在他去世的当天上午当众宣布“四阿哥继位”一事,以雍正的一贯为人和即位合法性斗争的惨烈程度,雍正断无可能把如此重要的信息拖延到七年以后再作宣布。所以,答案只有一个,“八人同受面谕”一说完全<wán quán>是雍正、张廷玉等人编造的伪证。
精彩推荐:赶尸 神农架野人之谜 悬棺之谜 故宫灵异照片

相关阅读